从车尾可以明显看出,套用军牌的汽车尾灯和红旗H7明显不同。从车尾可以明显看出,套用军牌的汽车尾灯和红旗H7明显不同。

  2017年12月23日,有车迷在路上拍到一款“新车”:车头是红旗车标,悬挂军牌,大灯和侧身却神似宾利。路上遇到豪车不稀奇,但是这辆车到底是改装车还是新款车?出于好奇,该网友将图片传到网上,点击量突破30万次。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该车驾驶员王某波是长沙一家公司的法人,他将别人的宾利车改装为红旗车,挂上军牌,还得意地招摇上路,甚至还将军牌轮流挂在多辆豪车上。2月8日,王某波因涉嫌非法使用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被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军牌改装车”爆红网络

  2017年12月23日,微博上出现一张悬挂GB20048军牌的汽车照片,该汽车由宾利车改装为红旗车。从网友曝光的图片看,车头是红旗车标,挂着军牌,大灯和侧身神似宾利。车尾的造型也很有趣,宾利飞驰的排气孔、车灯、后备箱,却贴着红旗H7的车标,右边还有“中国一汽3.0V6字样”。

  有网友发帖称:“红旗H7属于一汽的旗舰车,3.0排量V6款售价要超过43万,车子配置也比较高,不过和宾利飞驰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毕竟一辆顶配飞驰可以买十台红旗H7。”

  改装车挂军牌的图片被热传后,驾驶员很快被锁定,他是长沙一家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法人王某波。2017年10月,王某波在长沙县黄花镇开了一家报废汽车回收有限公司。王某波称,他在公司停车场里的一台灰色现代越野车后尾箱发现了GB20048的军牌,“如获至宝”的王某波便将军牌收藏起来。

  2017年12月,王某波接到长沙河西一个停车场老板的业务,该停车场有一台宾利飞驰坏了,需要维修。“我让长沙一家汽车修理厂的人把车先拉到厂里维修。工作人员修车时,我觉得这台车的发动机声音很好听,就想开开。店里的维修师傅曾某听说我想开这台车,就说要把车改装成红旗H7,再挂副军牌才可以上路,我说我自己有军牌,要曾某帮我改装。”王某波说,之后他将军牌GB20048带到了修理厂,让店里的师傅装在宾利飞驰车上。

  2017年12月10日起,王某波开着这辆改装车在长沙转悠。“用完车后,我就把这台宾利飞驰还回去了,把军牌放到了自己的宾利慕尚车上。”王某波十分喜欢这块军牌,特意用蛇皮袋装好,交给自己的司机保管。

  多辆豪车轮流挂军牌被抓

  1月18日,雨花分局刑侦大队接到长沙市公安局交办的一起伪造非法使用假军牌案件,办案民警侦查后发现王某波有重大作案嫌疑。1月25日22时许,办案民警在长沙县紫华郡小区内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波抓获,民警随后在王某波经营的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员工宿舍内,当场扣押GB20048军牌一副。

  经公安机关查明,王某波在明知军车为特种车辆,军牌号码只能专用的情况下,多次在雨花区车站南路一家汽车修理厂内将该GB20048军牌悬挂在路虎、红旗、奥迪A6等多台车上,并上路使用,甚至还在女朋友谭某所住的小区物业处进行了登记。

  紫华郡的房子是我买的,我还买了两个车位。这两个车位我登记了三块车牌,除了自己的车牌,还有王某波的两块军牌。”谭某回忆,买了车位后,她在物业登记了自己的车牌,事后王某波让她去物业登记了两个军牌GB20047和GB20048。“我看得最多的是尾数为47的军牌,挂在黑色奥迪小车上,尾数为48的军牌见的不多。”

  给王某波改装过宾利车的曾某也证实,王某波不止一块军牌。曾某说,“我在修理厂工作期间,悬挂GB20048的车辆修了三四次,每次来悬挂这个GB20048的车辆都不同。我还见到过悬挂GB20047的军用牌照。”

  该案承办人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某波作为非现役军人,在长达至少半年时间里,多次驾驶悬挂军牌的车辆上路行驶,并被网友拍照后在网络上传播,王某波驾驶悬挂GB20048军牌的由宾利改装的红旗车上路行驶的照片被多次转发,并有不低于30万的点击量。王某波的行为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社会危害性大,存在妨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犯罪嫌疑人王某波非法使用武装部队专用标志,其行为触犯了《刑法》规定。非法使用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是一种刑事犯罪,表现为单位或行为人实施了伪造、盗窃、买卖武装部队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属于情节严重的行为。

  本报记者周凌如通讯员杜劲松长沙报道